云南省科學技術協會

當前位置:科協首頁》奧秘世界之謎

性行為來自天外?

2010-12-06 00:00:00  瀏覽:

自第一個有機體誕生以來,性的起源仍然是生物學上最大的謎團。科學家們說不清我們為什么會有性行為,也解釋不了是什么東西引發了陸地上最早的調情舉動。在性出現之前,生命通過無性生殖――也就是無需伴侶的幫助來復制后代似乎也進行得順順當當的。

天外所賜的猜想

如今,由加利福尼亞技校和美國航空航天局噴射推進實驗室聯合進行的一項實驗,已經開始采用數字化的有機物來模擬性產生之前的生命行為,并由此為世界上最早的求愛舉動提出了一種可能的模式。

研究表明,彗星或小行星的碰撞,有可能對無性的生物體產生了沖擊,造成了一批基因的突變,并把它們送上了有性繁殖之路。在此過程中,大劑量的輻射也可能成了畫龍點睛之筆。

盡管這些因素對生物突變的促進作用在很大程度上還屬于推測范圍,兩位研究者克勞斯威爾克和克里斯阿達米卻宣布,他們已經確信找到了一種可能的方法,它使生物體在混沌的環境下管理變異,因勢利導,并最終打開性解放之門。

性出現之前

生物學家們常說,性其實根本就不該出現。盡管這種情愛表達的最高形式存在的時間比我們任何人所記憶的都要長久,但是它并不是一直就有的。在早期的地球上,所有的生物都靠著無性生殖來繁殖。

任何園丁都熟悉無性繁殖是如何進行的。長匍莖就能夠制造好幾個克隆體(更不用說毀掉好端端一片草坪了)。土豆拋出一只芽眼來生成另一只土豆。鱗莖可以分裂繁殖。仙人掌在這方面毫無創意可言,它們只是讓自己身體的一部分掉落到地上,然后指望最好的結果,但是即便這樣也有辦法繁殖后代。

有些動物也能無性生殖。海綿體和海葵通過芽來產生后代。扁形蟲如果被切成兩段,會在被切下的一段上長出一個新頭,而在另一端上長出一個新尾巴來。這些傳宗接代的方法既方便又強大。別的不說,它不需要伴侶――根本無須心跳的加劇,也無須深夜在酒吧的徜徉。繁殖幾乎是打了包票的。同時,當有益的進化特性出現時,它們也不會很快被沖淡。你的后代和你是一模一樣的,是準確的克隆體。

相比之下,性讓每一對基因都與無數的變異相組合,而這一過程按照阿達米的話說就是能夠將好的東西沖掉而積累壞的東西。這只要問一問任何不爭氣孩子的成功父母就會得到印證。

性的時代

盡管無性生殖有著那么多的優點,在進化道路的某一點上,性還是變得一發而不可收。我們還真要感謝這一變化,因為人類的存在就要歸功于最早的基因融合。無性生殖所造就的進化過程實在太單調乏味了,因為它單單只依靠偶然的突變來造成變化。這臺進化的慢速列車可能永遠也行駛不到產生人類那一站。同時無性生殖也使一個生物群抵抗嚴酷的環境變化的能力受到了局限。
相比之下,性讓植物和動物進化迅速,因為基因得到混合,更強的得以生存。不過正如許多父母都知道的,性對于生孩子來說是非常低效率的。從生物學角度來講,男人在長達九個多月的時間里一點有益于生殖的事情都不做,而女人卻要做所有的事情。
那么從進化的意義上來說,為什么性會變得那么受歡迎?更準確來說,為什么會有無性生物開始不嫌麻煩地來嘗試性行為呢?

性的誕生

想象一下,在很久以前的一些簡單生物體,恰好以松散和未經整理的狀態共享著遺傳信息。在今天,這樣的共享仍在繼續進行,但不會通向繁殖。如果這樣的生物體群落突然面臨著一個引起高突變率的壓力,它就會在幾代生命的過程中發展出控制幾個突變的能力來。 但是根據新的定律,無數個突變將是無法容忍的。阿達米告訴我們:其結果就是,壞的變異將被清除出群體以外。

當多個突變變得無法容忍時,壞的突變就不會再積累了,因為每個接踵而來的壞的突變將會對已經變得虛弱的生物體產生更加致命的影響。但是,有些有用的突變在這些情況下并不傷害一個群體。換句話說:“當多個突變無法忍受時,壞的突變就無法再積累了,而好的突變仍然能。”這就可能為生物體享受性帶來的好處鋪平了道路。

稿件來源:《奧秘》

責任編輯:李茜

 

主辦:云南省科學技術協會 備案號:滇ICP備05008566號
Copyright® by YUNAST.cn. All Rights Reserved

立博博彩